欢迎来到本网站!

大发888游戏下载中心,大发游戏中心官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数据驱动 >

陈宇红:赋能产业 编码未来 聚焦数据驱动 做好软件定义时代的IT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发布时间:2019-02-24

  要闻业界资讯手机数码创投派电子消费数据专栏通信前沿动态科技园网络安全游戏电商区块链企业前沿智能硬件

  国际在线消息:为贯彻国家发展战略和优惠政策,发挥行业组织优势扩大信息消费、驱动新一轮经济腾飞,1月18日,中国软件行业协会在国家会议中心举办2019中国软件产业年会。年会以“软件定义的时代”为主题,前瞻软件定义的产业方向和技术路径,探索新时代推动软件高质量发展的措施机制,持续推动软件在各行业的创新应用和广泛影响。年会突出促进民营软件企业转型发展,探讨开源生态下的中国软件产业发展之路,围绕掌握核心技术,切实推动新软件、新生态、新模式,重点聚焦软件在人工智能、大数据、工业互联网、智慧城市等建设中的核心引领。

  大会现场,中软国际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CEO陈宇红发表“软件定义时代的IT服务”的主旨演讲。

  谢谢卢理事长,谢谢吕秘书长、陈秘书长。非常高兴有这么一个会,软件产业年会。软件定义的世界、软件定义的时代需要这样一个会,感谢!

   我从业有30年,做企业22年,一起看到我们产业的成长。2005年的时候,其实我们刚刚突破千亿,整个中国。从2010年开始到2017年,刚才陈部长说前11个月到5.7万亿,去年是5万亿,2010年开始基本上每隔一两年长1万亿,从2010年开始1万亿、2万亿、3万亿、5万亿这样增长。从我们拿到的数据看,2017年底,整个的从业人员,刚才吕秘书长也讲了软件人600万,我觉得这个数还是比较准的。有说800万的可能就带学生了,涉软企业3.5万家,这个主要还是有规模一些的,就说有规模但是我看也规模不大。整个去年是5.5万亿,今年肯定超过6万亿了,这是一个基本情况。

   我们这个公司也是在发展,我们刚才说2005年开始第一个一千亿,2010年开始一直到了2017年5万亿,今年6万亿。我们无非就是跟这个产业一块发展。现在公司已经有6万人,去年软件收入已经过百亿了,已经两年过百亿了。但是我的感受,和产业的感受一样。今天陈部长讲做优做强,他没有说做大。我们产业好像很大了,5万亿了,姑且说这个数是不是准,我们以600万人均30万不低算也就2万亿,5万亿、6万亿。里面可能还有相当的产品,相当的硬件、统计口径,我估计两万亿有了,600万人两万亿,就是这么一个产业的底。总得来讲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也变大了,现在是变优,变强的问题。

   发展过程中有两个节点:一个节点是2011年华为和我们成立合资公司,决定性地改变了中软国际;2015年推出我们产业自己的互联网平台,当时王总还跟我们站台,刚才问我解放得怎么样,解放以后就没见过,3年没见了,我说还在解放,还在长夜难眠之中。

   再看一看,投资,咱们说软件定义的时代,软件是多么多么的重要。以政府投资软件,政府是一个率先推动的力量。软件而言,我们看到的是,拿全国GDP前50个城市,涉软采购占一般公共支出千分之五。这个里面还有硬件,比这个数还低。在比较好的城市像上海、深圳、天津就是几十个亿的水平,普遍在10亿左右。像南京这样都是非常发达的软件城市,14、15个亿这样的水平。所以软件定义不能无米之炊,国家下了决心,我看今天国家主要方面的领导都分别出席我们这个年会。但是要引领,不管我们是跟跑、并跑、领跑,千分之五还是太少。

   但是看我们这个产业大军,我们还是拿全国GDP前50个城市的软件企业、软件人来说,1.4万家软件企业,但是规模小于200人的占88%。即便我们说产品公司、创新公司可能不需要太多的人,那么100人总还是要的吧,100人以下的企业占78%。所以确实有一个看似规模庞大,但是有做优、做强的,强烈忧患吧。

   刚才王总报告里面也讲了这个变化,企业软件到企业服务,从不同的角度,我说的意思和王总说的是一样的。就是软件定义的时代,IT服务呈现什么新的特点:第一个就是软件即业务,软件和业务分不开。其实本质上供求关系发生变化,如果你不能成为甲方的一部分,甲方不信赖你,这个供应结果不会好。这个也是为什么软件投资上不来的原因之一。我认为IT永远是一个窟窿,CIO在班子里很难受,因为他花钱不见效。那怎么投资?我给你投千分之五都多了,我看就不该投,没有用。过去就是有这样的问题,但是新的时代,软件定义时代这个要变,要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建立一个互相信赖的供应关系,但是这个东西是有前提的。你想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必须是跟行业站在一起的,刚才王总总结三条,第一条就是客户为中心,今天软件定义的时候是以回报看投入,是以订阅享受你的服务,我现在是用脚投票了,不合适就走了,不是以前你绑架我,这是第一大变化。

   第二个就是应用软件工程,我看陈部长今天在第五条提了软件工程,华为这次1号文件讲用5年时间花20亿美金全面提升、系统性的提升软件能力,这个就是领袖企业。大家看软件百强一半收入是华为,软件产业百强排名一半是华为,如果把它拿掉产业就差太多了。所以我们提了一个新时期的基于平台的软件工程的使能、赋能和释能的观点。软件应该是俯拾即得的。刚才王总也讲了,原来是面向流程的,功能化,现在是面向场景,想要就要,想走就走,软件要做到这样。我们自己跟别的产业吹牛,只要用IT就如何如何,我们今天自己的产业,我们的软件工程产业是这样吗?是说你想用就用,不想用就走,多快好省地实现自己的目标吗?我也不觉得是,所以说这是一个机会,也是一个挑战。

   第三,软件普惠,刚才王总也讲了这个场景,我还特别关注王总说用友是未来服务一千万企业的企业,这是一个本质的变化。今天是百万级,他能到千万级就是一个本质的变化,但是必须面对软件普惠的问题。当他只能掏出五千块、一万块,五万块、十万块的时候是真实需求,你有没有成本结构、能力结构跟他匹配?这个就会有大量的微场景、微服务,这是园丁式的服务。王总也说了,他这个云平台将来要10万个企业来服务,我觉得这个方向就对了,这个时候软件就真有用了,而不是我们讲它有用,别人不得不用,我们认为有这三个特点。

   中软国际,简单讲讲,在这三个方面努力实践,现在还是做得不够。我们是做了一个解放号,2015年6月19号发布的,当时王总也来了,包括王坚都来,说这个可能是中国软件的未来,我还在努力中,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的未来。那时非常辛苦、艰苦,但是我们努力往这条道上走。但是还是从政府开始的,如果你想和他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怎么办?我们有一个解决方案叫云集,非常像广联达对一个施工企业的管理过程,工程造价咨询。软件造价,软件怎么造价?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过度销售,因为软件不好造价,容易忽悠人,所以我们就从杜绝过度销售帮甲方。我们现在从南京,今天徐主任也来了,我们帮甲方管理软件采购。这个方案叫云集,今天在南京首先开始了。

   南京的涉软采购是14亿,有600家供应商管理起来,我们要把这600家供应商管理起来,把14亿的交易管理起来,管理方法当然是用新方法,招投标是不见面的,是数据说话的,是由你做过项目的原来的客户评价决定的,简单说叫点赞,行业里叫NPS,叫“净推荐值”。我们自己给华为服务净推荐值已经做到80%,也是五六年前,从20%、30%开始。净推荐值就是,假如说问10个人说都是我服务过的客户,我给你服务过,问刘院长,陈宇红这个人可信不可信,中软国际这个企业可信不可信,你还会推荐给别的朋友吗?用这个值,大约5个人、6个人才算一个基本要求,我们在华为只做到8,普遍在5。那这个产业怎么发展?所以我们在这个方面杜绝过度销售,我们自身转型,同时强化本地生态圈,用本地企业赋能这些企业,因为大量的问题是因为中心这个企业没有能力抵达边缘,让边缘的提交很糟糕。然后长期因为是B2B,我们常说2B or not 2B是一个问题,生还是死。2B最大的特点是一旦采用很难放弃,就是没法用脚投票,我们就想打破这种局面引入竞争。我帮你讲一个项目,全中国做这个项目做10个最好的公司是谁?团队是谁?项目经理是谁?今天来的是谁?他是不是一直来?全程帮你看。由此把它变成一个柔性的基本设施,我们这次和图灵号的姚院士做了一个合作,所谓的叫基础设施、政治议题,但是是用技术的方式实现,真正帮我们政府在放管服上、在工程的实施管理上,在供应商由大数据描述的透明性上有了根本性的变化,我们只是先从软件开始,我们专业是软件,也是把软件这个事情做清楚、做好。

   刚才我们讲了数字大军的问题,讲了非常小、非常杂,低水平重复开放的问题。中软国际也做了一个解决方案,就是云上软件园。我们把包括所有软件名称及一部分特色软件名称在的十几个城市建立了云商软件园,这是跟华为一起做的,把我们在华为学到的软件工程能力,华为编程这个环节大概是千分之零点三,就是一千行代码不能错0.3行的,大概是4个CA码的水平,还不行,但是我觉得普遍地来讲,我们已经是相当有体会了,完全可以输出我这个管理。我们通过建设,通过华为的软件开发云,做云使能,通过我们解放号的运营中心做云赋能,通过解放号做云释能。因为我们到每一个云商软件园是承诺帮当地企业多拿任务的,不管提高水平,赋能是提高水平,释能是拿任务,销售要提高,基层基础是用我们云的使能。

   未来软件会更加复杂,软件人要有信心。尽管大家说软件定义的世界没有软件产业了,因为产业即软件,软件即产业,结果软件就没了,有这样的论调,所以软件人也觉得这个。我个人觉得情况不是这样的,就是软件会越来越复杂,产业的人真的会搞不懂的,一定要和它结合在一起,只是方式要变。从云管理服务,快速凝结的管理服务,一直到AI的管理服务,因为未来的软件每一个场景化的软件,全是有算法在背后的,有数据模型在背后的,这些数据还变化,这些模型还调整,不停还要标注,所有的管理过程都是非常复杂的,都是我们软件人的工作,所以产业前景是光明的,关键是我们的能力能不能跟着产业进一步提高。

   中软国际2015年推出了一个解放号,现在还在过程中。解放号就想实现多快好省的IT服务,想变成应用开发商解放号,不管你大与小,只要你有需求,我都有一种成本结构和你这种需求相匹配,就是那个梦想我们做了三年,再做三年,应该王总再问我的时候差不多赶紧亮,我们可能要用五年左右的时间把这个样子做出来。我知道做一个事谁做过,谁做的好,一个做过的人就可以重用代码,以前老说代码重用,其实不是,我们原来是代码重写。只要不是一个人我们就会重写,就算公司的资产也会重写一遍,可能为了学习、为了提高等等原因。但是我告诉你谁写过现在还有时间给你写,只要这个搭上了、找对了,我相信产业会大幅提高,更主要是我们背后有新的技术支持。

   我们去年开始,因为是软件人,稍微有点情结的,今年都请大家去。前面刚开始办也不容易,稍微有点影响,王总前几年都去了。办了一个“全球程序员节”,从去年开始办的,去年网上参会100万人,今年在线万人。就是这个产业需要关注,软件人需要关怀。我们的口号就是“编码未来”。第一年还想请小小扎来,当时都约好,他去不了西安,在北京有一个采访和录一段片子,他非常认可“编码未来”。在美国每年都有一个“编程日”,已经开始普及了。刚才陈总也讲了普及性教育的问题,我想作为我们这样一个企业也有自己的社会责任,一起把这个产业做好,把软件人赋能、呵护,把力量发挥好,谢谢大家!

  (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国际在线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1、“国际在线”由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主办。经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授权,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独家负责“国际在线”网站的市场经营。

  2、凡本网注明“来源:国际在线”的所有信息内容,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复制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

  3、“国际在线”自有版权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国际在线专稿”、“国际在线消息”、“国际在线XX消息”“国际在线报道”“国际在线XX报道”等信息内容,但明确标注为第三方版权的内容除外)均由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统一管理和销售。

  已取得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使用授权的被授权人,应严格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不得超范围使用,使用时应注明“来源:国际在线”。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任何未与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签订相关协议或未取得授权书的公司、媒体、网站和个人均无权销售、使用“国际在线”网站的自有版权信息产品。否则,国广国际在线网络(北京)有限公司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合法权益,因此产生的损失及为此所花费的全部费用(包括但不限于律师费、诉讼费、差旅费、公证费等)全部由侵权方承担。

  4、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国际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线、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举报邮箱:.cn 新闻从业人员职业道德监督电话 监督邮件:.cn

    责任编辑:admin

    资讯要闻

    Dedecms:pagebreak 分页控制数量

    观点锐评

    资讯排行

    首页 - 资讯要闻 - 观点锐评 - 智能硬件 - 资本动态 - 专家专栏 - O2O活动 - 数据驱动 - 案例分析 - 图说天下
    电脑版 | 移动端
    大发888游戏下载中心,大发游戏中心官网版权有所 ?2018大发888游戏下载中心,大发游戏中心官网 copyright 设计制作:主页

    返回顶部